张毅跳楼问杨玉忠是何人大代表?廊坊政商生态让人担忧
分类:网络营销 热度:

  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跳楼事件引发持续关注。

  他在绝笔信里提到,他开办的廊坊城南骨科医院,合伙人杨玉忠不断插手医院事务,转移财产,并派人将其右腿打断。住院疗养期间,他还不断受到骚扰威胁,绝望之下跳楼。

  殴打他的四名犯罪嫌疑人随后被警方抓获,指使者被警方追逃后,于1月28日凌晨投案。涉案的医院合伙人杨玉忠也已投案,并且因涉嫌刑事犯罪,被暂时停止其执行安次区人大代表职务。

  张毅再也回不来了,但稍慰人心的是,事情在向好发展。

  从张毅的绝笔信中,我们可以梳理出他对杨玉忠的四项“指控”:插手医院管理;插手医院财务;插手临床内科和妇产科,扰乱医疗秩序,践踏医疗规范;非法挪用医院现金,甚至还可能包括指使4名蒙面人将张毅右腿打成粉碎性骨折。

  这些控诉是否成立,有赖于警方的调查,但从目前事态进展来看,杨玉忠恐怕难逃罪责。

  梳理杨玉忠的过往,可谓劣迹斑斑,张毅事件恐怕只是其中一例。通过媒体还原与网友举报,我们发现他身上可能还有更多“黑料”。

  

 

  ▲张毅生前遭人殴打视频截图。图片来自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  被指“欺压村民、殴打讨薪包工头”

  据专门关注张毅自杀的公号“张毅自杀”事件称,张毅事件曝光后,公号收到了杨税务北小营村村民的实名举报信。

  举报信称,杨玉忠及其同伙侵占集体资产、中饱私囊;巧取豪夺,强迫村民流转土地,谋取私利;利用村街改造,谋取巨额利润;擅自变卖集体资产,从中谋利等四项违法违纪行为。

  但他对此根本不在乎,对村民说,“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,你们没有那份能力,花个三五亿我顶得住,搞得定,不怕告,怕告就不这么干了。”

  他还涉嫌殴打讨薪包工头。

  2013年,@清华南都在微博上爆料,某包工头前期花费大量资金与杨玉忠合作,但因为违建,项目于2012年8月中旬被正式叫停。包工头一家为讨薪多次遭开发商和当地黑社会暴打。报案后当地刑警“只是案件受理,却不立案侦查”。

  另外,也有信息显示,杨玉忠的房地产公司所建居民区,没有污水处理管道,污水长期直排于廊霸路两侧,居民敢怒不敢言。

  

 

  ▲杨玉忠公司关系图。资料来自天眼查

  警惕黑恶势力对基层政治的渗透

  虽然这些信息都需要官方的一一甄别确认,但有人不惜风险实名爆料,恐怕说明很多“村霸”“黑恶势力”的指控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通过天眼查的信息可以查到,杨玉忠旗下有多家公司,涉及房产、物业、粮油等行业,其中就有张毅在绝笔信中提到的廊坊市宏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或许也正是因为旗下有多家产业,他才说出“花个三五亿我顶得住”。

  尤其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杨玉忠还是廊坊市安次区人大代表。对如此人大代表,两个疑问随之而来:一、如果杨玉忠真是劣迹斑斑,他是如何当选当地人大代表的?二、杨玉忠若长期与黑恶势力勾结,当地的政商生态实在让人担忧。

  中央颁布的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也对基层干部与黑恶势力纠缠不清的问题提出警惕: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,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“保护伞”问题线索优先处置,发现一起、查处一起,不管涉及谁,都要一查到底、绝不姑息。

  所以,那些仰仗着“保护伞”的黑恶势力与黑恶行为,将是这轮整治的重点。如果最终的调查显示,杨玉忠靠人大代表的头衔横行乡里,法律也当不能轻纵。而在全国各地,也要警惕那种权力与黑社会行为勾结作恶的情形,唯如此,每一个公民才能在法治社会中寻得安全感。

上一篇:蔡英文公然“撩”汉,全因柯文哲 下一篇:一个时代的终结:音乐服务Winamp下月20日关闭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